深度报道
您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SNAI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SNAI课堂】揭开经济学神秘的面纱—全日制C班《经济学》课程侧记
日期:2021-12-09

(撰稿:陈亚文)秋风乍起,金黄的银杏洒落整个SNAI校园,颇带一丝分别的味道。而由徐丽芳老师和赵敏老师共同主讲的经济学课程也不知不觉走到了尾声。学微观,我们变得理智—资源有限,我们如何抉择才能做到效用最大化?;聊宏观,我们变得开阔—市场失灵,政府如何力挽狂澜改善民生?让我们一起回顾看看吧。

像经济学家一样思考:你愿意出多少钱?

徐丽芳老师常说:我们要像经济学家一样思考。实际教学中也多援引现实经济问题引领我们参与,其中圣彼得堡悖论当属经典。那么何为圣彼得堡悖论?圣彼得堡悖论是决策论中的一个悖论,是数学家丹尼尔·伯努利堂兄尼古拉·伯努利 在1738年提出的一个概率期望值悖论,它来自于一种掷币游戏,即圣彼得堡游戏。游戏规定:掷出正面或者反面为成功,游戏者如果第一次投掷成功,得奖金2元,游戏结束;第一次若不成功,继续投掷,第二次成功得奖金4元,游戏结束;这样,游戏者如果投掷不成功就反复继续投掷,直到成功,游戏结束。如果第n次投掷成功,得奖金2n次方元,游戏结束。老师问我们大伙愿意出多少价钱参与这个游戏?说到做游戏,同学们可来劲,纷纷跃跃欲试,真倒像一个个小经济学家算起来花多少钱参与能够赚取收益。十分钟过后,同学们纷纷踊跃的报出自己的出价,从一块两块到上千的都有,最让我们惊奇的是,有同学出价无穷大。而无论我们报出怎么样的价格,老师始终保持微笑,丝毫不感觉意外,给这个游戏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等到我们发言结束,老师公布结果:理论上来说,想要参与这个游戏,花多少钱参与都是值得的,但调查结果和实际试验结果都显示参与这个游戏最好不要超过二十元。 Hacking1980)也说:“没有人愿意花25元去参加一次这样的游戏。”但是按照概率期望值的计算方法,将每一个可能结果的得奖值乘以该结果发生的概率即可得到该结果奖值的期望值。游戏的期望值即为所有可能结果的期望值之和。随着n的增大,以后的结果虽然概率很小,但是其奖值越来越大,每一个结果的期望值均为1,所有可能结果的得奖期望值之和,即游戏的期望值,将为“无穷大”。所以理论上我们参与这个游戏可以获得“无穷大”的报酬,但是实际上参与门票超过二十就大概率要败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异呢,难道是传统期望理论失效? 在同学们殷切期盼的眼神中,徐立芳向我们揭示了其中的奥秘:这一差异并非我们是计算上的失误,而是样本容量的差异。通过计算机模拟操作,我们发现,当样本容量增加,所得到的样本均值是趋于增加的,当实验次数达到足够多的时候,样本均值确实在向无穷大收敛。但是,在我们实际实验操作当时,我们的实验次数确是极为有限的,即使大到几万次、几十万次,大到我们认为的很大很大,但它终究不是无穷大,这个时候”大小”概念已经不再适用。

疫情下政府的抉择:失业or通胀?

当我们越来越习惯市场经济时,赵敏老师的一句话犹如醍醐灌顶让我们瞬间清醒。她说:“市场有时候会失灵,会变得无效率,而这种情况下政府却是有能力的。”就这样,我们跟随赵敏老师来到她的主场:宏观经济部分。

时至2021,新冠肺炎疫情仍未结束,全球大量企业停工停产,造成市场主体倒闭,歇业和裁员等状况频出,而就业作为民生之本,经济发展和稳定的基础,在此刻也得不到保障。为发展经济,保障民生,各国纷纷采取措施重振经济,降低就业,或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或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或二者兼施。理论上,这种政策的实施将使经济沿着短期总供给曲线变动到更高产出和更高物价水平的一点上,较高的产出意味着较低的失业,因为当企业生产更多时,它们需要更多劳动力,而较高的物价水平则意味者较高的通货膨胀。换句话说,当失业率高于社会可以忍受的范围时,政府可用高通胀来换取低的失业率;当通胀高于社会可以忍受的范围时,政府可用高失业率来换取低的通胀。这也是著名的菲利普斯曲线所表达的含义。


但当政策开始利用菲利普斯曲线这一关系调控经济时,菲利普斯曲线竟然消失了,最终的结果是高通胀和高滞涨的两难局面。是的,我们承认我们疑惑了。“是预期”,赵敏老师一语道破。原来菲利普斯曲线是建立在人们低通胀的预期之上,通胀的上升被人们解读为经济向好,因而导致企业扩产增员。但是当政府有意识地通过推高通胀来压低失业率时,低通胀预期就被高通胀预期所取代,在高通胀预期下,通胀的上升不再与低失业相关—通胀的上升被人们解读为政府在印钞票,企业只是简单地提高名义价格,而并不会扩产增员。 因此只有超预期的货币冲击才对真实经济有影响。因为存在价格粘性,厂商基于对未来价格的预期(通胀预期)设定当前的价格,而通胀预期受当前的通胀状况和货币政策预期影响当前设定的价格会在未来保持一段时间,而被预期到的货币冲击会被价格完全吸收,因而不会影响真实经济。同时我们也要清楚的认识到货币政策对真实经济的影响只存在于“短期”(短期并不长),通胀预期会根据货币政策的操作而调整,“短期”也就是几个季度,一个货币冲击发生之后,几个季度内预期和价格都会调整到位,从而吸收掉货币的冲击,因此货币政策如果想持续刺激真实经济增长,货币增长需要持续超过预期,但更多的货币发行会推升通胀预期,必然会带来货币发行和通胀的加速上升直至失控。所以菲利普斯曲线的消失提示我们,经济分析里不能忽略微观经济主体包括企业和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宏观经济分析要从人的理性出发来构建微观基础。也需要清晰的认识到经济学本身是社会科学中唯一的准自然科学。

微观?宏观?拒绝割裂

看待经济现象,不能将宏观和微观割裂开来看待,首先需要认识到宏观是微观的加总,宏观现象与微观现象之间有对应。特别明显的例子课程中间赵敏老师提到的我国居民的高储蓄、低消费问题。究其原因,好像能体现老百姓的投资意识不高,不懂得利用储蓄资金来获取收益最大化,但在一个更加广泛的面来说,这恰恰凸显了几个更加宏观的问题:一:国内安全投资渠道不多。因为银行存款都能保本保息,尽管可能存款会跑不赢通胀而缩水,但是如果投资那些高收益高风险产品,弄不好就会血本无归。与此同时,我国的理财产品都逐步打破了刚性兑付,以及社会投资收益 率下降,使得厌恶投资风险的人群,觉得还是把钱存银行更加安全一些;二:中国储蓄率高説明社会保障相对贫弱。中国人不存点钱是不可能的,比如养老问题、子女教育问题、买房问题、医疗问题。由于社会保 障覆盖范围不广,保障水平偏低,因此,多数老百姓只能靠储蓄作为补 充。还有很大一部分老百姓都是通过储蓄存款,来保障自己的晚年生活;三:储蓄率高也説明了我国居民消费水平偏低。现在中国普通家庭收入在3-5000元人民币/月,收入不高,在维持基本日常开销的情况下,如果有剩余的钱就存入银行。而欧美国家收入比较高,能够在温饱的基础上出更高的消费需求。我国消费主要一定要停留在衣食住行等基本生 活上面,欧美国家主要是在吃喝玩乐,追求享受人生方面。恰恰是因为整个社会存在社会保障相对薄弱、安全且高收益的投资渠道缺乏以及居民收入水平偏低等一些更加宏观层面的问题进一步促使微观层面的个人更可能选择去增加自己的储蓄,二者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

贯穿一个学期的经济学课程学习,既培养了我们分析现实经济问题的兴趣和能力,也帮助我们对整个宏观经济的运行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世界的棱角有些复杂,至少,我们学习经济学的时候不会说谎。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