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
您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SNAI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SNAI非全读书分享会第17期】-众生相不同,所得由心生-《遥远的救世主》
日期:2022-06-27

(撰稿:郑义/摄影:林帆)书中自有黄金屋。我院每位非全日制研究生在院读书期间将与同学们做至少一次读书分享会,旨在为分享者搭建平台分享书籍,让参与者开拓眼界、思想共鸣。2022618日第17期读书分享会由2021级非全日制会计班郑义同学分享《遥远的救世主》。

小说中主要人物丁元英就是一个不相信有救世主,并且一直在传播救世主很遥远,奋争靠自己的理念的人。他是一个出国留学,天赋条件不错,学识渊博,很有智慧,他的学识、经历和睿智使他能跳出来小农经济的思想意识,看到了救世主是遥远的,明白了奋争靠自己的道理。

丁元英凭他的高综合素质以及金融专业的学识,通过私募基金的投资,赚了一大笔钱,投资回报率达82%。他的成功表明了靠自己奋争是能成功的,不是救世主给他的恩赐,而是靠他的学识、经验和智慧取得成功的。

丁元英是搞经济和金融研究的,他对于世界经济政策和金融投资的知识非常熟悉,特别是他对于国内的市场和政策状况也很了解。90年代中期,中国在金融市场方面才开放了几年,管理还没有能那么规范,而且,多数投资者对于金融投资策略和技术并不是那么熟悉,这便给像丁元英这样的一些有金融投资专业知识和投资市场比较了解的投资人提高了便利条件,他们熟知市场,会玩投资,丁元英凭他的高综合素质以及金融专业的学识,通过私募基金的投资,赚了一大笔钱,投资回报率达82%

当时是国内金融监管还不彻底,金融市场管理还没有那么规范,而这给游资有了发挥投资效能的机会,而丁元英就是基于对世界经济状况的了解以及对金融市场熟悉来利用缝隙赚取投资利润的。可是,随着国际游资逐渐进入中国金融市场,中国必然加快与国际接轨,对金融市场的监管也将逐步规范化,当国内金融管理部门意识到海外游资钻管理缝隙而乘机捞取大额利润时,管理自然将更严密,外资利用投资掠夺,特别是将赚取的资金流向国外,这不会长期被允许。丁元英充分认识到,投资市场的变化常常是不可控的,因而,他适可而止,见好就收,赚了一大笔钱之后,便冷静地选择离开投资市场,想隐居起来,安安静静休养一阵子。

可是,现实生活的变化和投资市场一样,也是不可预测的,丁元英想静静隐居起来,过着休闲的生活,而现实生活却没有能让他静下来,先是芮小丹带了叶晓明、冯世杰等几位音乐发烧友打破了他宁静的生活;接着是欧阳雪带着几位文化人与他拼酒和斗诗,是他无法平静了,使他这位“本是后山人”,“偶做前堂客”了。再后来,有两件更大的事使重新卷土了复杂激烈的生活方式之中。

这是一个关于哲学的故事,作者塑造的主人公丁元英便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哲人。与往常我们看到的哲学不同的是,平日里玄之又玄的哲学通常被认为是形而上的东西,缺乏实际意义。而故事中的主人公却在深刻理解这种哲学之后将它应用于商场、股市,并获得普通世俗梦寐以求的财富。这一点事实上是非常吸引人的,这正是作者的巧妙之处,因为它迎合的正是大多数物质稀缺,渴望有一天发财的普通人,这使得本书的受众能够有兴趣去接受和读完它。从而能够接近作者所真正想传达给人们的思想。在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中,事实上有一个概念是读者挥之不去的,也是主角丁元英的理论核心,就是“文化属性”的概念。

事实上,我们生活中也曾零散的接触过这个概念的局部,比如“穷人思维、富人思维“,比如”殖民文化“,”帝国主义“,但是将这些形形色色的众生相做概念性的归属,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概念我认为首先是要有广义的“人”,因为有了“人”,所以有了文明,文化是文明的衍生产物之一,文化属性这个大袋子,是通过一种分类,将古往今来、兴衰交替、芸芸众生都装了进去。但具体怎么分类,作者未能展开,却分为两个大类:强势文化与弱势文化。显然,这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强与弱正如阳与阴,是一个对立统一的概念。无强则无弱,强弱互为相生相克,故而有”和“。大部分情况下这种属性的变化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需有觉,这里需注意觉与悟是不同的,觉是自发行为,是需要神性的天赋,悟是主观行为,需要的是灵性。所以神灵一词,神与灵事实存在境界上的不同。所以不是人人都可言“佛“,所以丁元英无法使叶晓明这样的聪明人”有觉”,更不能得道。相反的,芮小丹则是具有觉的天赋的人,从她对一首天国的女人的灵魂震撼就能看出其超越常人的悟性。但芮小丹、韩楚风、肖雅文等实际上是个具备强势文化属性的人,刘冰、叶晓明等则是弱势文化属性的平凡的大多数。丁元英事实上也是强势文化的一员,但其特殊性是他能够清楚自己为何属于强势文化,别人为何属于弱势文化。他在想活的明白的思考中,走上一条开悟求道的路。得道的方式是有觉,但是觉是如何形成的,是天生的么?还是后天形成的呢?文中的弱势文化群体,虽然有丁的帮助,但正如书名所述,遥远的救世主实际上是每个人自己,是每个人思维、境界的变化。依赖别人或许能够扒在井沿上看一眼,但终究爬不出弱势思维的深井。

本书的名字,遥远的救世主,表层意思是说,丁元英作为操控全局的人,一直是隐藏在背后的,公众接触不到,敌人更无从与他交手。深层意思是说,救世主本身是不可触碰的,企图等待救世主的降临,本身就是愚蠢而荒谬的。

本书没有讨论诸如“上帝是否存在”以及“佛会不会显灵”这种问题,而是解释道,当你祈求救世主存在的时候,你已经是一个卑微的从者,而不是自己的主宰了。换句话说,当你祈求他人的认同而不是自己绝对价值的实现,你已经是一个从者了。

通过遥远一词又可知,作者对于普通人自救的可能也是十分的悲观。注定仅有少部分人有此机缘福泽,但平凡的大多数都是可望而不可即。而作者这本书的题目,也就在于普世众人,唯一的救世主是自己,机会在自己手中,唯有自身努力且勇敢的突破,方能成为强者。没有自身的突破,无论外力赋予你什么,都无法改变弱者的命运。尽管主人公光环过于耀眼,故事不可当真。但本书对儒释道的深层次思考以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冲击也已经对那些用心的读者产生了微妙的影响,至于本书的意义,或可说无,或可说无穷,众生相不同,所得由心生。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