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生工作 > 新闻公告
新闻公告

“疫”线故事分享

发布时间:2020-03-29

  (撰稿:华隽琪、梅俞莹、李彤/ 摄影:李彤、蔡雪良)己亥末庚子春,一场来势汹汹的病疫由荆楚大地席卷全国,湖北省作为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灾区经历了一场艰难的全民抗疫阻击战,湖北的疫情防控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而处于这场疫情主战场中的湖北人民坚强又勇敢地与病毒对抗,他们这段时间的经历和感受是特殊又难忘的。

“疫”线故事一:期待疫情后的春暖花开
  回到家的第四天,武汉封城了。一天之内,拥挤如潮的二号线变得空无一人,电视镜头扫过时,除了地铁“哐当哐当”驶过的声音,什么也没有。武汉,这座城市突然安静下来。
  每天凌晨时我躺在床上刷新疫情数据,心里很慌乱,毕竟爸爸到四川去了,家里只有我和妈妈,而且我家离华南海鲜市场车程只有不到五分钟,街道危险程度排全市第七。可有一天我意识到慌乱不能解决问题,于是我远离朋友圈,远离微博上的恐慌言论,感受真真切切的家庭生活。封城后,“怎么吃饭?”成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超市人流密集,不敢轻易出门;APP下单有数量限制,几秒之内就销售一空。即便如此,妈妈每日都精打细算,争取利用最有限的资源做出最完美的菜,每次拍照发到亲友群里,总能获得大家好评。
  疫情封城绝不是浑浑噩噩,消极怠工的借口。在家的这段日子里,我努力读书、学习、工作,和妈妈聊天,我感恩这段平静的日子,因为这是无数与病魔抗争的医护人员、警察和志愿者们为我换来的。我从来不曾因不能出门而怨念,这是我人生的特殊经历,而且我相信,那怕不能亲历和风拂面,我也依然可以通过养在窗台上逐渐盛放的梅花感知到春天。
  这几日的天气极好,春日晴,飞鸟鸣,碧空如洗草茵茵,梅花开遍海棠新。武汉的每日新增病例归零,我的健康码也已经变成了绿色,我热切期待着摘下口罩,重新回到上海的那一天。
——2019级会计1班华隽琪于湖北武汉

“疫”线故事二:特殊时期珍贵的安稳
  我在2020年的一月中旬回到了家乡湖北黄石,过年前出去过两次。那时候疫情并不严重,也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不过我出门见朋友时在公交车上隐隐有些不安,当时的街道上和公交车上几乎没有人戴口罩。但1月20号之后我便再也没怎么出过门,在除夕时已经开始封城了,不过黄石只是一个小城市,疫情并不严重,我家所在的社区也并没有疑似病例。与此同时,相关的列车寻人信息我都仔细地看过,好在并没有我乘坐的高铁。幸运的是,在家的两个月里,我们一家人身体都十分健康,没有任何不适。
  疫情期间我们可以买到蔬菜肉类,物资供应依然十分充足,小区内有专门的食物供应购买点。因为小区被封闭,过年期间我们并没有拜访任何人。总的来说,虽然疫情导致了一系列生活上的不便,但对于家乡群众来说并没有造成很大的恐慌,生活必需品供应运转都井井有条,在党和政府详细周到的计划安排下,我们的生活没有受到很大的冲击。 
——2019级会计1班梅俞莹于湖北黄石

“疫”情故事三:疫情中最可爱的人们
  我的家乡是湖北黄石,是一个距离武汉很近的一个城市,春节期间有大量的武汉务工人员、学生回到家乡,因此在这次疫情中黄石也成了重灾区。身为疫区人民,前期确实非常焦虑,大年三十大面积爆发,初一封城,没过多久实行战时管制的状态。我所在的社区不断有确诊人员通报,甚至邻居也有感染的,情况很严重。但就是在这样的紧张状态下,还是有很多人奋战在一线,为缓解普通民众的焦虑奉献出自己几乎全部的力量。
  这样的人就在我身边,有很多很多。我的二伯是一名交警,大年三十那一天他告诉我们,接到了上级通知,要求是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的状态,他在正月初一就上了岗。当时全城封锁,实施严格的交通管制,每个交通关卡都需要有交警职守,因此每个关卡就都有一名像我二伯这样的交警,一直在坚守自己的岗位。而我二伯的妻子,二嬢嬢是一名社区工作人员,在这次疫情中同样非常辛苦。每个确诊人员和疑似人员的数字都是由他们社区工作者去一个个摸索统计出来的,几乎每一户居民都有上门排查过一遍。此外,还有大量志愿者们,因为工作量巨大,社区人员有限,每个社区开始招募志愿者。当时由于我回家经转武汉,需要在家度过隔离期,在隔离期结束后我也立刻报名了志愿者,但是发现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很多人报过名了,所以社区志愿者人数早就足够了,从而我直到管制结束时也没有接到通知上岗电话。
  还有最可爱的人,医护工作者们。我的一个朋友是一名护士,她甚至还比我小一岁,才刚刚大学毕业不久。但疫情从开始到结束,她一直奋战在一线。
  虽然我们因为疫情一直待在家里,但是能够等到重新出门的这一天都是因为有太多这样勇敢的人守护我们。真的衷心感谢每一位守护我们的天使和英雄!
——2019级会计2班李彤于湖北黄石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手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