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校友故事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校友 > 校友服务 > 校友故事
一个时代 两种选择——专访上海电气电站集团工程公司财务部副部长、EMPAcc十二期学员曹世明
日期:2012-03-29

编者按:曹世明曾任职华为市场财经体系七年,经历短暂的创业后,现就职于上海电气电站集团。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午休的一个多小时内,听到了他对这些公司的认识,详尽而又自成一体。但这是一个庞大的话题,也是有待时间来证明的。限于能力和精力,我们无法从更为广泛的意义上去解读其他要点,比如职业经理人的流动、企业行为的市场合理性等等。所以,本文仅供读者参阅。
    在农行工作近七年后,2000年,曹世明进入华为,任市场财务部经理。他曾先后负责安徽市场、华为移动及海湾地区的应收帐款管理、合同风险控制及融资解决方案。
“个人理解,华为最重要的一点是它的ERP系统。”曹世明举例说,到华为在全球的任何一个市场,在授权范围内,可以查到某个订单的所有信息:签订、进展、现状、存在的问题,细致如涉及的保函、信用证、所有单据,一览无余。


    这些信息是如何产生的?“它不是简单的数据录入,背后有整个公司的管理制度和流程在支撑,比如各级员工的授权、目标导向和考核机制等。企业的流程重组与ERP的有机结合是一个长期的动态的优化过程,这也是华为ERP系统很难被复制的原因所在。”据他了解,华为早在1998年就开始建设,直到现在还在修正。如果实施不好,则在数据的准确性和及时性方面无法保证。
   对于风险控制,ERP的意义何在?“好比打战,没有地图怎么打?企业决策,如果没有基础数据,那就只能拍脑袋了,这是风险的最大来源。”曹世明分析说,企业风险主要是和业务相关的经营性风险,在宏观层面的判断上,通过各种努力,基本上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而在微观层面的分析中,尤其是大型企业,企业则很难真正清楚地了解自己。“你真以为财务部门就能非常了解企业吗?不一定。”他认为,企业最大的风险正是对风险的认知度不充分,甚至有时候会因为难以克服而从心理上降低了控制风险的驱动。
   华为风险控制体系的核心正在于此。以华为的季度会为例,各部门、地区部、代表处每季度都会设定一个考核目标,涉及销售、回款、重大目标完成等整套KPI指标。执行过程中,如果到某一预先设定的时间节点,有指标预计不达标或预计风险产生的情况,马上就会有对应的管理部门前来沟通或给予指导,或给与必要政策上的支持,加上目标考核与经济利益和职级挂钩,使每一责任主体都会在主动和被动的情况下,全力应对面临的问题和危机。“如果是施工问题,那是人为的,还是当地的客观问题?是否还要增加额外的资源?抑或是你的设备问题?还是因为其他……”在单个季度、最多半年的时间内,这些点点滴滴影响到目标实现的问题都会得到及时的发现,并追踪到源头。
    在上海电气电站集团,则是另一番尝试。自2009年加盟,曹世明一直致力于资金和项目的精细化管理,构建有竞争力的商务模式;通过参与项目前期调研和谈判,优化业务流程,以降低海外项目的整体财务风险;通过提升集团的项目融资能力,实现以融资促销售,以融资降风险;以及配合国家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推进海外项目的跨境人民币结算和融资等。


    相对而言,上海电气的业务结构更加复杂,,涵盖了原上海市机电局系统下的各色产业。“以电站集团为例,从提前采购、经过几个月甚至十几个月的生产到向业主交货,在长达一年甚至几年的时间内,隐藏着各种风险。”对此,曹世明他们先立足优势项目,把特殊的项目单列,放入一个可以承受的总风险池内。鉴于项目所涉金额庞大,一年最多容纳两个特殊风险项目。
    对于这些棘手的项目,他们一是采取项目经理负责制。“和他明确所有的考核指标,并根据要求提供各种资源。他必须及时真实地反映项目的进展情况。但是有一个难点,无法像华为那样从系统中得到各类数据。”当然,上海电气电站集团的ERP系统正在建设中,需要一个过程。
此外,他认为每个项目预留的不可预见费不是用来事后弥补损失的,而是要用于抵御风险的,比如购买各类保险或金融产品,将风险弱化或转嫁。“由于项目特殊,市场上并没有现成的配套保险产品,需要和保险公司深度合作。比如项目在过程中突然中止,而后续的投产以及分包商的生产已经陆续启动,如何覆盖这类风险?”
    还有就是借助于大型国企的融资便利性,帮助项目投资方获取合适的融资,可以达到优化商务条件、进一步抵御汇率风险,保障资金回流等目的。融资还能有效带动业务规模。这会对管理水平提出更高的要求,但也会带来更多的盈利点。“例如我们在跟踪的一个四十亿欧元的项目,通过商业模式和融资结构的设计,我们或许只投入五千万欧元,就可以获得这个项目,并可以较有效地控制参与该项目的整体风险。此外,我们也可以凭借设备和融资的优势,把单纯做项目变成做客户,找合作伙伴,与境外的业主一起走向更大的国际市场。“


     对于这一系列的动作,简而言之就是“以技术做支撑,以工程为牵引,以融资促规模,以结构降风险。“和华为相比,这显然是不同制度环境、成长背景下的不同思路。撇开过程合理性不谈,观察这两类公司往后的发展就是一个非常具有指标性意义的历史片段。
在2007年至2009年间,曹世明还曾自己创业,涉足石油开采中的岩层保护,一项源自美国的技术。但是恰逢金融危机,加之技术水土不服,难以为继。“到现在这个年纪,创业与否不是关键,关键是自己是否明白最终的追求?我很享受现在能兼顾工作和生活的状态,也很享受在上海电气电站集团从事各类开拓性工作所带来的成就感。“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微博